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3.暴力作业就是“教育事故

  事后他向我抱怨说,你那个方法对我的孩子不适用。我的孩子不像你的孩子那么懂事,你的孩子能理解家长的良苦用心,我的不能。

现在有人呼吁给中小学学生布置个性化作业,但几乎没有那个老师会这样做,不仅因为那样比较麻烦,更是因为很多人根深蒂固地认为那样不应该。如果哪个孩子胆敢去对老师说我掌握这些内容了,可以少写一些。老师肯定说,大家都在一个班,凭什么你可以少些作业—学习是苦役而不是福利,少写就是“占便宜”了—这些垃圾观念就这样被灌输进孩子心里,同时也进入了学生的观念中,如果真有哪个老师同意某个同学少写,别的同学也会起来反对,凭什么照顾他。

  ●杜绝不同程度的暴力作业,才是最重要的减负行为。

  替孩子写作业,不是家长帮孩子进行学习舞弊,而是以理性对杭学校教育中的一些错误,以不得已的方式帮助孩子获得更多的自由时间,让孩子生活得更快乐一些,并教给孩子实事求足地面对学习。它是保护孩子学习兴趣的有效手段之一。

孩子这时的情绪已经非常抵触了。家长没有理会孩子的情绪,想他写20多遍,怎么都改记住了,令家长想不到的是,过了一会再去检查,孩子还是写不出来,又要孩子写50遍。

  但因为学校统一出的考试卷都是只考课本上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阅读老师”班里的孩子考试成绩就往往不如“拆字老师”的。除了学校排名带来的压力,还有来自家长的压力。

  替孩子写作业是个非同寻常的举动,很多家长肯定都会有圆圆爸爸那样的担心。这其实反映了成人对儿童认识上有误区。他们不相信孩子的天性是向善的,他们的思维有一个错误前提,认为孩子是没有自控力的,离开了成人的监督,给出自由的条件,孩子就会完全失去约束,就会堕落。还有家长说,我的孩子和你的不一样,我的孩子爱耍小聪明,要是替他写一次作业,他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借口来让我代写呢。

圆圆读课外书一直没有断过,初中还花很多的时间玩游戏,偷偷的写小说,上高中后,功课岁忙,还是没间断读课外书,甚至读英文原版小说,看漫画—这都占用了她不少时间,但她都能正常完成各科作业,成绩也一直不错。有人奇怪,她从哪里来那么多时间?我想,这与她从小懂得在学习上把握轻重缓急,能按自己的实际情况调整学习计划有关。而她的大量阅读又给她带来了知识和智力上的进步,使得她的学习能力更强,学习起来更加轻松有效。总的说来,她一直把自我学习与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这两套工作协调德很好,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中,这比让那些作业败坏了学习胃口,半小时的作业写了两小时的孩子幸运的多。

  有个初一的孩子因为上课捣乱,被老师罚抄课文十篇,这个孩子真的就一晚上硬是把那十篇课文抄完了。孩子宁可接受“刑罚”,也不向家长说,这种情况应该和孩子对家长态度的预感有关。如果平时家长遇事不能很好地理解孩子,比较随意地批评孩子,对学校教学充满了盲目崇敬,那么孩子凭直觉就会认为和家长说了也白说,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挨训,雪上加霜。孩子承受了暴力作业,他一晚上抄完了十篇课文,第二天还是那样上学去了,好像什么也没损坏,什么也没缺少。这种情况甚至有的家长知道后还会窃喜,以为孩子多抄了课文就比别的孩子多学习了。他们没看见孩子受了内伤,甚至是终身无法痊愈的内伤。

  圆圆上小学后,我们对她写作业基本上采取“不管”的态度。每天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她写得如何,我们都不去问,也不去检查,一切都交给她自己安排。她在完成作业方面也没让我们操心,总是很自觉。但一段时间后,她开始对作业表现出厌烦,抱怨说一个生字干吗要写三行呀,而且这一课的生字前天就写了一遍,昨天写了一遍,今天还要再写。

读后感:这个还是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做法,可能很少有家长会这样做,大家的常规思维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今日事,今日毕!替孩子做作业,是作弊的行为,是娇惯孩子的行为!此一时,彼一时。我还是比较欣赏尹老师的做法的,确实国家虽然三令五申的要求减轻孩子的书包的重量,为孩子们减负,但是我看到的,还是孩子身上沉颠颠的书包,和写不完的作业!因为老师也很无赖,有教育理念,有良心的老师其实都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没有办法啊,有教学任务要完成,有考试,考核需要学生的成绩来支撑,你不布置作业,你就要承担一定的奉献,家长很多时候也不会理解,家长们宁愿孩子么乖乖的写上1-2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这样觉得心里很踏实!但是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做的都是无用功,都是重复性的东西,这个对学习没有多大的裨益,也对孩子的学习能力的培养没有多大帮助!说穿了还是题海战术,所以我也觉得在小学,初中阶段只要是孩子能跟的上,知识点都掌握了,中等难度的题目都能做,就可以了,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阅读的等好的兴趣爱好的培养上,做个长期的规划,这个才是影响孩子一生的重大的事情。当然在应试的大环境,到了高年级,那种大量的练习也是不能避免的。但是只要有业余的时间,还是希望给孩子减压,让他们轻松一点,这样的学习效率才会更好!你一天十多个小时去学习,做作业,不如玩一玩,放松一下,有更强的思考力和专注力在学习上,这样效果要好的多的多!

  我在北京某小学随机接触了几位语文教师。一位老师,她给学生布置写生字的作业时,总是让学生把一个完整的字先拆开了几部分写,比如语文的“语”字,先写一行“讠”,再写一行“五”,然后再写一行“口”,最后再合成一个“语”字,写两行。拼音也是拆成声母、韵母、调号三部分写,然后合起来写——就这一个字,总共写了9行。她这样做,确实在短时期内可以让学生记住了所写的那几个字,单元测验总能得不错的成绩,哄得家长们很高兴。而另一位老师,她在班里搞阅读活动,每天留很少的作业,让孩子们回家读课外书,学生在阅读中既提高了语文水平,又感到快乐。她的做法,无论对孩子们学习兴趣的保护,还是学习能力的提高,都有良好而久远的影响。

  真的是孩子不一样吗?不是!

“替孩子写作业”表面上看是件被逼上梁山的无奈之举,其实更主要是一种教育意识,一种思维方式。即在孩子的学习中,家长应该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帮助孩子克服一些困难。不同的孩子身处不同的学校,遇到不同的老师,会产生不同的困难。没有一种普遍适用的方法,但一定一些有效的方法,只要你是事实就是地区帮助孩子,很多办法自然会出来。

  厌倦是学习中遇到的最凶恶可怕的敌人,暴力作业则是把这样的敌人运送到孩子心中最快捷的交通工具。一个令人痛心的教育事实是,有多少教师娴熟地运用着这样的“交通工具”,他们以为把知识运进了孩子心中,不知道车上装的,已变成了“敌人”。而这时更有不少家长在旁边帮忙,强迫孩子接受这些暴力作业,加速着孩子对学习的厌倦。

  在这里,我想提醒父母们,在孩子的中小学阶段,尤其是小学阶段,一定要注意给孩子留出自由安排的时间,切不可让写作业、练琴、上课外班等这些事把孩子的时间占满。要让孩子每天都有自由安排的时间。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认为,“正像空气对于健康是必不可少的,自由时间对于学生是必不可少的。只有让学生不把全部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留下许多自由支配的时间,他才能够顺利地学习。学生的时间被各种功课塞得越满,给他留下供他思考与学习直接有关的东西的时间越少,那么他负担过重、学业落后的可能性就越大。”

在这里,我想提醒父母们,在孩子的中小学阶段,尤其是小学阶段,一定要注意给孩子留出自由安排的时间,切不可让写作业,练琴,上课外班等这些事情把孩子的时间占满。要让孩子每天都有自由安排的时间。苏霍姆林斯基认为,正像空气对于健康是必不可少的,自由时间对于学生是必不可少的,只有让学生不把全部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留下许多自由支配的时间,他才能够顺利的学习。学生的时间被各种功课塞的越满,给他留下供他思考与学习直接相关的东西的时间越少,那么他的负担过重,学业落后的可能性就越大。

  请看一个一年级的孩子很普通的一次语文作业。5个生字加拼音,每个字写20遍,A、B本各写一遍,合计下来,共写200个拼音、200个汉字。此外还有三个造句。如果头一天生字本上有一个错别字,还要把那个错别字再写三行,也就是错一个字就再加30个拼音、30个汉字,前一天错两个,就要多写60个拼音、60个汉字——这仅仅是语文作业。数学、英语作业也不会少,数量上绝不逊色。想想孩子一晚上要写多长时间吧,他刚上一年级啊。

  她爸爸开始不同意我这样做,担心我替她写作业会惯坏了她,让她形成依赖思想。我说不用担心,以我对圆圆的了解,她绝不可能拿一些她还没掌握的功课让我做。她让我代劳的,一定是她认为自己没必要写的。孩子天生有善恶观,而人的天性就是趋善避恶的。一个心地纯洁、有自尊心的孩子,绝不可能利用别人的善意去弄虚作假。

一个始终被尊重的孩子,一定是个懂得自尊自爱的人,他绝不可能利用家长的善意去任何让他感到羞耻的事情。

  暴力作业对儿童信心、意志、品格等有全面的消极影响。它的坏作用,远不是多穿一件衣服有多热,多吃一个馒头有点撑那样简单。它能改变事情的整个状态,让孩子摧患一种“厌学”的慢性疾病,摧毁他们的上进心,吞噬他们的创造性,消磨他们的幸福感,其中的“暴力性”甚至能破坏他们的道德。

  我发现,替孩子写作业不但没有坏处,而且有很多好处。

替孩子写作业是个非同寻常的举动,许多家长肯定都会有所担心。

  有两个直接原因,使一些教师和家长偏爱暴力作业。

  ●一个单词写了几十遍还是记不住,这其实和孩子笨不笨没关系,而是和他的情绪有关。厌恶感会把所有的记忆通道都堵死。好多看起来聪明伶俐的孩子,为什么一到学习上就愚笨得厉害,原因就在这里。

三千年前,孔子就提出了“因材施教”几乎古今中外的所有伟大的教育家都在儿童教育上提出了个别对待,差异化教学的思想。但在实际的学校教育中,尤其是在中小学,很韶能看到有哪个的老师在作业上不搞一刀切。一刀切确实是比较省心省力气,但不同的孩子却不得不接受相同模子来裁剪的痛苦。这是当前我国中小学教育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却多年来堂而皇之地盛行这,很少有教师或家长考虑到它的不妥。

  我的一位中学同学是一名优秀的小学教师,荣获全国特级教师称号。她说,以她这些年来的工作经验,孩子们写生字,每个字写三遍效果最好。这么一项简单而有效的经验——我认为这才叫“学术成果”——如果推广开,会让全国多少儿童减轻作业的痛苦,甚至从此变得爱学习啊。它仿佛简单得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实际上却包含着一套非常完善的教育学、心理学以及认知科学的理论。比起那些和学校生活完全没有关系的、以厚厚的书籍方式呈现出来、且总能端居庙堂之高的“教育研究成果”,这位特级教师的经验如此朴素,却如此有价值,可惜的是,成果得不到推广,受益的人太少了。

  我理解圆圆的为难,也考虑这样确实不现实。这不是一门课的问题,操作起来非常麻烦,很不方便。我想了想,问圆圆,是不是这些字你都会认,也会写了,觉得不需要写那么多遍?她说是。我说:“那这样,你不要看书,妈妈读,你默写。只要写得正确,写一个就行,如果写得不正确,就写三遍,剩下的妈妈替你写,这样好不好?”

替孩子写作业, 不是家长帮孩子进行学习舞弊,而是以理性对抗学校教育中的一些错误,亦不得以的方式帮助孩子获得更多的自由时间,让孩子生活的更快乐一些,并教给孩子实事求是地面对学习。它是保护孩子学习兴趣的有效手段之一。

  第二个原因是教师的急功近利。

  我读懂了她的眼神,非常肯定而坦然地说:“这样没关系,学习是为了学会,老师让写这么多遍不就是为了你们都会写吗,只要你会了,就不需要写那么多,你说是不是?”圆圆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但她还是担心,说:“要是老师发现是你写的,就会批评我。”我说:“妈妈尽量照着你的字写,差不多能和你写得一样,老师应该也看不出来吧。要不咱们今天就试试?”圆圆又兴奋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不能苛求社会为每个还提供一种完美的教育;但作为家长,有责任为我们独有的孩子营造一个尽可能良好的教育环境。家长们如果有办法能让孩子从繁重的负担重解放出来,当然更好,比如通过努力,促进校方进行教学改革,或通过某种影响力,促进政策性解决等,如果做不到这些,替孩子写作业不失为一种立竿见影的方法。

  2007年从报纸上看到某地教育行政部门出台了一个小学生“减负”方案,要求小学生的书包不能超过六斤。给各学校下达规定后,并派员到各学校抽查监督。这导致学生们只好化整为零,先背个四斤的书包进去放下,再到校门口从妈妈手中接过一个五斤的书包背进去。联想到这么多年教育行政部门要么不作为,要么乱作为,只能说这一次又是一些官僚们脑子进水了。这个“减负方案”不管它用去多长时间出台,酝酿过程都没超越“拍脑门”的时间和水平。

  孩子不干了,这样算下来,作业量比原来的每个单词写10遍还多呢。父子俩因此大闹一场。到了这种地步,替孩子写作业变得比不替还糟糕。

有一位家长,他的孩子已上小学四年级,平时总是不喜欢写作业,家长一方面觉得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另一方面又总担心孩子学的不扎实,天天严格地检查孩子的作业,我对他讲了替孩子写作业的事,他回家照着做。

  一是他们头脑中有一套逻辑,在这里我不客气地称之为“笨蛋逻辑”——认为多写多记就能多学到知识。他们认为一个字写20遍就比写2遍好,一道题做5次就比做1次好。这真是把学习这件复杂的智力活动,完全等同于老婆婆的铁棒磨针了。他们不知道,大脑认知是个奇妙的过程,有它自身的规律,其中感情的参与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所以写作业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合适才好。我们一定有过那样的体验,一个字写3遍还认识,写到30遍时可能感觉越写越不像,写到100遍就几乎不认识了。那些怀揣着一套笨蛋逻辑的老师和家长,都是把功力用在那些可量化的、表皮化的方面。他们不懂得用种种方法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只是用繁重的作业把孩子的肢体固定在板凳上,固定在书桌前;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孩子的内心会起一种化学变化,会生成一种叫“厌学”的物质。

  ●人对某种习俗或常规的挑战,没有正义感垫底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的孩子真的表现出这样,那么问题不是出在你替他写作业上,也不是在孩子自身的天性中,而是在前面较长的一段是假,家长和孩子相处的一些细节除了问题。每家的细节各不相同,但性质差不多,肯定都是因为家长操纵不当,损害了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经常性地制造了他的负罪感,让孩子不懂得自爱,他才越来越变得像个小无赖,每天把心思用于偷奸耍滑上。

  我也和那位“拆字老师”聊过,并非这位老师不知道她那样做的坏处。她说,反正我只教他们这几年,这两年他们成绩比别的班好就行,以后怎样,那不是我的事了。这位在教学上让学生饮鸩止渴的老师,她是学校的“名师”,家长们总是趋之若骛地想尽各种办法,把孩子送进她的班里。大家看到的是,在她任教的时间里,班里语文考100分的人动不动就超过一半。

  一个始终被尊重的孩子,一定是个懂得自尊自爱的人,他绝不可能利用家长的善意去做任何让他感到羞耻的事情。

一个单词写了几十遍还是记不住,其实和孩子笨不笨没有关系,而是和他的情绪有关。厌恶感会把所有的记忆通道堵死。好多看起来聪明伶俐的孩子,为什么一到学习上就愚笨得厉害,原因就在这里,从表面上看,这些孩子确实对学习不用心,但孩子用不用心,不是凭空来的,“用心”就像“用力”一样,也需要一些生长基础,也要一个成长和积淀的过程。即使是成年人,想对一个什么东西“用心”前提也必须是不讨厌,不排斥这个东西。一个人怎么可能极讨厌一个东西,又去对它“用心‘。

  圆圆初中时,她的一位英语老师,每次单词测验时,只要学生写错一个单词,就给打“零”分。圆圆也没少得零分。老师可能是想通过这样的方法让孩子们知道,不想得零分就只能争取得100分。可这难道不是一个偏执狂的思维方式吗?它更像一个心术不正的人耍的小聪明。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只有当教师和儿童之间的关系建立在互相信任和怀有好意的基础上时,评分才能成为促进学生进行积极的脑力劳动的刺激物。”这种恶意评价,只能导致学生们在测验中更不认真。学生们发现,这样的测试,写错一个单词和只写对一个单词得的分数一样,大家也就不在乎对了几个或错了几个了。

  家长还是有些气愤地说,可我的孩子怎么就那么笨呢,为什么写那么多遍还记不住?我看还是他不用心!

最后要提醒一点的是,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注意,不要弄巧成拙,不要因为家长做事不慎,给孩子添麻烦。比如替孩子写作业,被老师发现,引起老师的反感,给孩子脸色看,这就得不偿失了。

  杜绝不同程度的暴力作业,才是最重要的减负行为。把暴力作业上升到“事故”的高度,可以让人看到它的破坏力,引起人们的警醒。

  我看家长不吱声了,似乎有所思悟,就继续对他说,你只有先淡化孩子对作业的厌倦情绪,慢慢培植他对学习的自信和好感,然后才可能谈用心不用心。你的孩子已经四年级,对学习的厌倦情绪已积聚了好长时间,所以改造也会是个比较长的过程,年级越高这个过程越长。家长一定要有耐心,孩子用三年形成的坏毛病,你想用三天改变,那是不可能的。

这其实反映了成人对儿童认识上有误区。他们不相信孩子的天性是向善的,他们的思维有一二错误的前提,认为孩子是没有自控力的,离开了成人的监督,给出自由的条件,孩子就会完全失去约束,就会堕落。还有家长说,我的孩子和你的不一样,我孩子爱耍小聪明,要是替他写一次作业,他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借口来让我代写呢。

  暴力作业这三方面往往是相随的,犹如贪婪、自私和嫉妒往往相随一样。它不仅给孩子当下的生活带来痛苦,它更破坏着孩子们对学习的兴趣和意志力,对他们一生的学习情感、学习态度形成消极影响。

  替孩子写作业,不是家长帮孩子进行学习舞弊;而是以理性对抗学校教育中的一些错误,以不得已的方式帮助孩子获得更多的自由时间,让孩子生活得更快乐一些,并教给孩子实事求是地面对学习。它是保护孩子学习兴趣的有效手段之一。所以家长要首先从内心完全接受这件事,非常坦然,然后才去做。如果你自己心里缺少诚意,心存疑虑,有负罪感,那你在做的时候就会给孩子传达一个不良刺激,让孩子觉得这是在投机取巧,产生负罪感。人对某种习俗或常规的挑战,没有正义感垫底是不可能的。你绝不可能在孩子面前隐藏你的疑虑,孩子比雷达还灵,能从你的眼神、语气中捕捉到你所有的真实态度。

所以家长要首先从内心完全接受这件事,非常坦然,然后才去做,如果你自己心里缺少诚意,心存疑虑,有负罪感,那你在做的时候就会给孩子传达一个不良刺激,让孩子觉得而这个是这投机巧妙,产生负罪感。人对某种习俗或常规的挑战,没有正义感垫底是不可能的,你绝不可能在孩子面前隐藏你的疑虑,孩子比雷达还灵,能从你的眼神,语气中捕捉到你所有的真实态度。

  有时孩子遭受了暴力作业,却不去对家长说,不去求得家长的帮助,这还是要从家长身上找原因。

  不能苛求社会为每个孩子提供一种完美的教育;但作为家长,有责任为我们独有的孩子营造一个尽可能良好的教育环境。家长们如果有办法能让孩子从繁重的负担中解放出来,当然更好。比如通过努力,促进校方进行教学改革;或通过某种影响力,促进政策性解决等。如果做不到这些,替孩子写作业不失为一种立竿见影的方法。

父子两个为此大闹一场。事后,他向我抱怨说,这个方法对我的孩子不适用。我的还不像你的孩子呢么懂事,你的孩子能理解家长的良苦用心,我的不能。

  人们总认为,老师布置的作业都是正确的,都是对学习有用的,孩子都应该认真完成。事实是,现在孩子们写了太多的无效作业。岂止是无效,简直是负效果。这些作业如此无聊,从它对儿童学习兴趣的破坏,对儿童智力发育的阻碍来看,已走到了学习的对立面,成为反学习的东西。我把这种作业称为“暴力作业”。暴力作业主要有三种。

  我坦率地对他说,这不能单方面责怪孩子。其实,首先是你没树立起对这种做法的信心。你在一开始就缺少诚意,与其说你是想帮助孩子,不如说你只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试探一下孩子。试试你的孩子是不是也能像别人的孩子那样,家长一改变,他就能跟上趟。所以你在帮他写完作业后,就要检查他记没记住。同时,你在潜意识中,还把自己替孩子写作业看成是对他的恩惠,要求孩子立即用令人满意的效果来回报你,他辜负了你的期望,没记住,你就生气,接下来就再次动用惩罚手段,让他一遍又一遍地写。原本你替孩子写作业是为了让孩子摆脱不合理作业的役使之苦,到头来却又把作业变回为“刑役”。这样,你的行为就前后矛盾了,孩子被你搞糊涂了。他不仅对学习增加一层厌恶,也对家长的行为也增加一层愤恨。他会更不想学习,更不听家长的话。

你只有淡化孩子对作业的厌倦情绪,慢慢培植他对学习的自信和好感,然后才可能谈用心不用心。改造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孩子用三年形成的坏毛病,你想用三天改变,这是不可能的。

  有谁来揭露这件事,有多少人听到了千百万儿童的呻吟?说得轻一些,它永久性地破坏了许多孩子对学习的热情和兴趣;说得重一些,它在蛀蚀和扭曲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什么时候能为孩子们出台这样一套科学的“办法”,让他们免受暴力作业之害呢?

  ●孩子天生有善恶观,而人的天性就是趋善进恶的。一个心地纯洁、有自尊心的孩子,绝不可能利用别人的善意去弄虚作假。

替孩子写作业不但没有坏处,而且有很多好处

  暴力作业对儿童信心、意志、品格等有全面的消极影响。它的坏作用,远不是多穿一件衣服有点热,多吃一个馒头有点撑那样简单。它能改变事情的整个状态,让孩子催患一种“厌学”的慢性疾病,摧毁他们的上进心,吞噬他们的创造性,消磨他们的幸福感,其中的“暴力性”甚至能破坏他们的道德。所以它不是小事,是“教育事故”。

  多写两个字,家长认为占便宜了,孩子认为吃亏了。圆圆说有的同学向老师反映这个问题,要求用一行8个字作业本儿的同学,也要按每字10个的数量来写,但老师觉得那样得有两个字写到下一行,一行行推下来会显得很乱,不整齐,就还是按行数写。她班里好多同学因此煞费苦心地到处找一行8个字的本儿——孩子们被逼得把心思都用这里了。

真的是孩子不一样吗?不是的!

  特别提示

  首先是没让作业为难孩子,没有让孩子觉得上学是在受苦,保护了她的学习兴趣;其次是让她知道,学习是个最需要实事求是的事,既不是为了为难自己,也不是为了逢迎他人,这让她更务实,也更高效;此外,让她从作业中解放出来,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

建议这位家长换一种做法,只是单纯的减轻孩子学习负担入手,帮忙仅限于帮忙,不附带任何其他条件;不要因为家长帮忙了,就要求孩子一定要把当天的单词全部掌握。允许他有些东西暂时学不会,允许他在作业中犯错。然后从作业中找到可以表扬的东西,给予肯定,缓解对作业的厌恶。

  “减轻学生书包重量”其实多半是个比喻性说法,“书包”在这里只是学业的一个象征。书包的实际重量和学生学业负担的轻重,有一些表层联系,但并不对等。“减负”应该用思想和理念去做,怎么可能用秤去做?“如果教师只考虑怎样迫使学生用更多的时间坐在那里抠教科书,怎样把他们的注意力从别的一切活动中都吸引过来,那么负担过重的现象就是不可避免的。”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这句话,已告诉我们学生负担过重的来源和解决方案,为什么不从这里去思考呢。

  我发现,成人草草地写字是很轻松的,可以一写一大片。要是一笔一画地写,还真是费力气。而且如果你的字写得还不错,却想把它写得差一些,像个孩子的字的话,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首先是没让作业为难孩子,没有让孩子觉得上学是在受苦,保护了她的学习兴趣,其次是让她知道,学习是个最需要实事求是的事,既不是为了为难自己,也不是为了逢迎他人,这让她更务实,也更高效,此外,让她从作业中解放出来,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

  国家为杜绝各行各业的生产事故,不停地制定和出台相应的管理标准和管理办法。煤矿发生事故不允许瞒报,而且要追究相关人责任人的责任。但全国每天发生多少暴力作业事故,却以一种常态合理地存在着。

  三千年前,孔子就提出了“因材施教”。几乎古今中外所有伟大的教育家都在儿童教育上提出个别对待,差异化教学的思想。但在实际的学校教育中,尤其是在中小学,很少能看到有哪个教师在作业上不搞一刀切。一刀切确实是比较省心省力气,但不同的孩子却不得不接受被相同的模子来裁切的痛苦。这是当前我国中小学教育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却多年来堂而皇之地盛行着,很少有教师或家长考虑到它的不妥。

孩子最不喜欢英语,他准备从英语上帮助还,他说,你会写的只写一个,不会的写三个。过了一会,他来考孩子,孩子还是有两个不会,他有些生气,于是让孩子把不会的写10遍。结果孩子刚才写的,还是没记住,他接着要孩子写20遍。

  第三是恶意评价。

  圆圆上小学时回家给我讲一件事,听起来像有个同学发现班里另一个同学的语文生字本一行只有8个字,而自己的是一行10个字,就回家抱怨说,人家的妈妈会买本儿,你怎么买时候不看看每行有几个字。她妈妈说我知道啊,买的时候人家就问是要一行8个字的还是10个字的,我就买了10个字的,这不是为了让你多写两个字记得牢吗。

这里要提醒的是,“自由时间”绝不可以拿来消费在看电视上,电视是另一种捆绑,对孩子来说尤其是一种坏消遣,这个时间可以让孩子读书,找小伙伴玩耍,或者和家长一起跑步,打球,下棋等等,任何有利于孩子身体和心理健康的活动都是好的。

  ●最重要的是家长自己要对暴力作业有认识,你如果经常有意识,精心保护孩子的学习兴趣,那么对付暴力作业的办法自然会出来。

  如果你的孩子真的表现出这样,那么问题不是出在你替他写作业上,也不是在孩子自身的天性中,而是在前面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家长和孩子相处的一些细节出了问题。每家的细节各不相同,但性质差不多,肯定都是因为家长操作不当,损害了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经常性地制造了他的负罪感,让孩子不懂得自爱,他才越来越变得像个小无赖,每天把心思用于偷奸耍滑。

我坦率的对他说,这不能单方面责怪孩子。其实,首先是你没树立起对这种做法的信心。你在一开始就缺少诚意,与其说你是想帮助孩子,不如说你只想用这种方法来试探一下孩子。试试你的孩子是不是也能像别人的孩子那样,家长依咖变,他就见能跟上趟。所以你在帮他写作业后,就要检查他记住没有,同时,你在潜意识中,还把自己提孩子写作业看成是对他的恩惠,要求孩子立即用令人满意的效果来回报你,他辜负了你的期望,没记住,你就生气,接下来就再用惩罚的手段。你的行为前后矛盾,孩子被你搞糊涂了。他不仅对学习增加了一层厌恶,也对家长的行为增加了一层愤恨。他会更不想学习,更不听家长的话。

  一些家长给“阅读老师”提的意见就是作业布置得太少,以及让学生回家看课外书浪费了时间。这位老师一直顶着压力这样做。她的学生在小学低年级阶段看不出什么,到了小学高年级,尤其是小升初的一些知识测试中,就明显超过了那些死学课本的学生。她说她自己对学生进行了一些跟踪调查,她所教的学生在中学阶段学习状态都比较好,几乎没有所谓的“问题学生”。而那“拆字老师”的学生的成绩事实上很虚幻,后续问题非常多,不少学生在小学高年级时就表现出厌学倾向,进入中学后,在学习成绩、学习品格乃至心理健康等方面都有不少问题。调查结果坚定了她这样做的信念。不过她也感叹,进入中学后,学生学习成绩的好坏、学习兴趣的有无,谁能把它和小学老师挂上钩呢?人们只会说某个孩子越来越懂事了,或越来越不懂事了。人们只能想到,孩子上中学遇到好老师了,或遇到差老师了。

  我建议这位家长换一种做法,只是单纯地从减轻孩子学习负担入手,帮忙仅限于帮忙,不附带任何其它条件;不要因为家长帮忙了,就要求孩子一定要把当天写的单词全部掌握。允许他有些东西暂时学不会,允许他在作业中有错误。做家长的,一定要理解孩子。就这件事来说,那两个单词写过了还不会,这时候孩子内心其实是很羞愧且很自卑的。家长要体谅孩子的心,告诉孩子不要着急,不会的可以再写两遍,如果还掌握不了,就先放两天再说,慢慢来。然后从他的表现和作业中找到可以表扬的东西,给予肯定,比如夸他的作业比平时写得整齐,说他作业的正确率比平时高等,总之让孩子不时地从学习中体验到一种愉悦的情绪,这样慢慢缓解他对作业的厌恶。

我说,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是不一样,你的孩子过去那么长的时间里,一直是在作业的压迫下和家长的监督下苦苦挣扎,他已经习惯了和作业对立,和家长对立。现在家长突然改变,前期心理工作如果做的不到位的话,孩子肯定会有些无所适从,对学习缺少信心,也缺少一下就能学会的能力。你必须要有很大的耐心修复他的心理,等待他慢慢改变。

  ●用繁重的作业把孩子的肢体固定在板凳上,固定在书桌前。这样做的后果是孩子的内心会起一种化学变化,会生成一种叫“厌学”的物质。

  当天语文一共要写8个生字,每个生字写2行。这几个生字里只有一个字圆圆不会写,她就把这一个字写了三遍,其余的都只写了一个。原本160个字的作业,现在变成了11个字——这一下子多么轻松啊。我注意到,圆圆写这11个字时分外认真,尤其是她不会写的那个字,认认真真地写了三遍。我相信以这样的认真,三遍足以让她记住这个字如何写了。剩下的由我照着圆圆的笔迹认真地去写,尽量使老师看不出差异。

尹老师的这个别出心裁的做法, 值得我们家长去考虑一下。

  再说教育行政部门,总是用“行政思想”来自上而下地管理学校,很少考虑用“教育科学理念”来细致入微地服务于学校。这使得一些教育行政手段不仅无效,而且成为师生们新的负担。

  最后要提醒的一点是,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注意,不要弄巧成拙,不要因为家长的做事不慎,给孩子惹麻烦。比如替写作业被老师发现,引起老师的反感,给孩子脸色看,这就得不偿失了。

教育完在细节中,替孩子写作业这事,就是家长和孩子相处中千瓦个细节中的一种,如果再细节处理上做不好,结果可能完全相反。细节处理水平,还是取决于家长的教育理念。

  每个孩子在刚入学时都对学校生活充满向往,对学习充满好奇与渴望,你看他们刚人学最初接触到“作业”这个东西时,是那样兴奋和自豪,大人想不让他们写都不可能。可是,很快,他们就厌倦了——有些字早就会写了,还要一遍又一遍地写,既没有时间玩耍,也不能早早上床睡觉。写得再认真,也总是会有写错的地方,一错了就被老师罚写更多,一个字甚至要写上100遍……“学习”这个东西,好像处处和自己作对。他小小的心开始对学习产生怨恨了,他开始讨厌学习了。

  教育全在细节中。替孩子写作业这事,就是家长和孩子相处中千万个细节中的一种,如果在细节处理上做不好,结果可能会完全相反。细节处理水平,还是取决于家长的教育理念。

  令人痛心的是,这种事故天天都在全国大面积发生着。只要和中小学生或他们的家长聊聊,就会发现“事故”不仅多,而且方式无奇不有,令人叹为观止。多年来,儿童会不会遭遇暴力作业,全仰仗运气,看他各科遇到的是怎样的老师。只要不是各科老师都喜欢暴力作业,就已经是万幸了。国家每年为教育科研拿出数字庞大的经费。师范院校、教育科研院所在不停地做课题,中小学现在也都在做“课题”,仿佛教育界上上下下都在专心研究问题。为什么这么具体这么迫在眉睫的事没有人去关注?拥有最多科研经费的教育专家学者们喜欢高屋建瓴地宏论,在事关儿童每一天学习生活的问题上却总是缺席。

  ●在孩子的中小学阶段,尤其是小学阶段,一定要注意给孩子留出自由安排的时间,切不可让写作业、练琴、上课外班等这些事把孩子的时间占满。要让孩子每天都有自由安排的时间。

  暴力作业产生的两个原因,反映的是我国当前教育上的两个宏观问题,一是教学评价的导向问题;二是教师的素质问题。我认为这两个问题是当前我国教育改革的关键,是解决一系列教育问题的切入点。可现在种种责难却都把板子打在“高考”上,高考成了一切教育问题的罪魁祸首;而种种所谓“教改”,都只是剜新肉补旧疮,或者是头痛医脚——这是个很大的话题,在这里无法展开评说。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替她写作业。每次孩子写什么,哪些剩下由我来写,这事一定是由孩子自己来做决定,我从不代替圆圆进行判断。这样做,一是可以让孩子自己检测自己,二是让她更愿意把该记的记住,因为她对学习内容掌握得越多越好,自己需要写的作业就越少。

  ●好家长和好教师最要注意的是避免孩子遇到“厌倦”这个敌人,所以他们倾尽全力做的,就是保护孩子的学习兴趣。

  圆圆读课外书一直没断过,初中时还花很多时间玩游戏,偷偷地写小说。上高中后,功课虽忙,还是没间断读课外书,甚至读英文原版小说、看漫画——这些都占用了她不少时间,但她都能正常完成各科作业,成绩也一直不错。有人奇怪,她哪里来那么多时间?我想,这与她从小懂得在学习上把握轻重缓急,能按自己的实际情况调整学习计划有关。而她的大量阅读又给她带来了知识和智力上的进步,使她的学习能力更强,学习起来更加轻松有效。总的来说,她一直把自我学习与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这两套工作协调得很好,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中。这比那些让作业败坏了学习胃口、半小时的作业写两小时的孩子幸运得多。

  第一种是数量大。

  再过一会儿,父亲又去检查,刚刚写过的单词孩子又写错了。父亲很生气,忍不住质问孩子,这两个单词你都写了十几遍了,怎么还没记住呢?每个再写20遍!孩子这时的情绪已经非常抵触了。家长没理会孩子的情绪,想他写二十多遍,怎么都该记住了。令家长想不到的是,过了一会儿再去检查时,孩子还是写不出来。他怒不可遏,觉得不可思议,一气之下就要求孩子把这两个单词每个写50遍,说不信你就记不住。

  如果孩子遭遇到暴力作业,我们该如何做?这一点我在另外两篇文章中《替孩子写作业》和《不写“暴力作业”》中谈了一些想法和做法。我想,最重要的是家长自己要对暴力作业有认识,你如果经常有意识,精心保护孩子的学习兴趣,那么对付暴力作业的办法自然会出来。

  特别提示

  第二种是惩罚性。

  “替孩子写作业”表面上看是件被逼上梁山的无奈之举,其实更主要地是一种教育意识,一种思维方式。即在孩子的学习中,家长应该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帮助孩子克服一些困难。不同的孩子身处不同的学校,遇到不同的老师,会产生不同的困难。没有一种普遍适用的方法,但一定有一些有效的方法。只要你实事求是地去帮助孩子,很多办法自然会出来。

  我看过一个初二学生的语文达标考试卷,上面有一些错,当天的语文作业是把卷面上所有的错误都改正,每个改正答案都写20遍。比如一个字没写对,把这个字重写20遍,这还好,如果一条成语解释错了,就要把这条成语抄20遍。假如一段默写有两句以上的话没完全写对,或有五个以上错别字,就算全错就要把这段文字写20遍。成绩好的同学和成绩差的同学的作业量,其差异是巨大的。显然,老师的用意主要在于让学生知道,考不好,没有好果子吃。

  ●孩子用不用心,不是凭空来的。“用心”就像“用力”一样,也需要一些生长基拙,也要有一个成长和积淀过程。即使是成年人,想对一个什么东西“用心”,前提也必须是不讨厌、不排斥这个东西。一个人怎么可能既讨厌一个东西,又去对它“用心”呢?

  圆圆听我这样说,目光复杂地看着我,有惊喜又有怀疑,她有些不相信我的话。她小小的心肯定在犹疑,这样做是否正确,这样是在弄虚作假吗?

  我说,一个单词写了几十遍还是记不住,这其实和孩子笨不笨没关系,而是和他的情绪有关。厌恶感会把所有的记忆通道都堵死。好多看起来聪明伶俐的孩子,为什么一到学习上就愚笨得厉害,原因就在这里。从表面上看,这些孩子确实对学习不用心,但孩子用不用心,不是凭空来的。“用心”就像“用力”一样,也需要一些生长基础,也要有一个成长和积淀过程。即使是成年人,想对一个什么东西“用心”,前提也必须是不讨厌、不排斥这个东西。一个人怎么可能既讨厌一个东西,又去对它“用心”呢?

  有一位家长,他的孩子已上小学四年级,平时总是不喜欢写作业,家长一方面觉得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另一方面又总担心孩子学得不扎实,天天严格地检查孩子的作业。我对他讲了替孩子写作业的事,他回家照着做。

  这里要提醒的是,“自由时间”绝不可以拿来消费在看电视上,电视是另一种捆绑,对孩子来说尤其是一种坏消遣。这个时间可以让孩子读书、找小伙伴玩耍,或者和家长一起跑步、打球、下棋等等。任何有利于孩子身体和心理健康的活动都是好的。

  孩子最不喜欢英语这门课,他就准备从英语上来帮助孩子。他对孩子说,这些英语单词不用按老师的要求写十遍,凡你会写的,只写一个,不会的,写三个。这样孩子就把几个不会的写了三遍,其余的写了一遍。孩子为此非常高兴。过了一会儿,他又来考孩子,想看看刚才不会写的,写了三遍是不是记住了。结果,孩子还是有两个不会。他有些生气,说刚刚写过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于是让孩子把这两个单词每个写10遍。孩子有些不高兴,说你不是说只写三遍嘛,怎么又变成10遍了。孩子拗不过家长,只好气乎乎地写了10遍。

  ●替孩子写作业这件事,每次孩子写什么,哪些剩下由我来写,这事一定是由孩子自己来做决定,我从不代替圆圆进行判断。

  这位家长一下子很难接受我的分析和对他的批评,坚持说,孩子和孩子不一样,你的孩子用心,适合这种方法;我那孩子就是不用心,不适合这种方法。我说,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是不一样。你的孩子在过去那么长时间里,一直是在作业的压迫下和家长的监督下苦苦挣扎,他已习惯了和作业对立,和家长对立。现在家长突然改变,前期心理工作如果做得不到位的话,孩子肯定会有些无所适从,对学习缺少信心,也缺少一下就能学会的能力。你必须要有很大的耐心修复他的心理,等待他慢慢改变。

  有一天,她又在写作业时表现出不耐烦,我就认真地了解了一下她当天的作业内容,感觉有些东西确实是不需要写,或不需要写那么多。比如生字,老师总是以“行”为单位布置,几乎没有以“个”来布置。动不动就2行、3行,甚至5行。我相信一个孩子如果愿意去记住一个字的话,他是用不着写这么多遍的。于是和圆圆商量,你去找老师说一下,可不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决定一个字该写几遍就写几遍,你要是不愿意去说,妈妈去和老师说一下。圆圆一听就摇头。以她的直觉,老师是不可能同意的。

  事实确实如此,自从我开始替圆圆写作业,她对写作业这件事越来越坦然了。心理上轻松了,她反而更自觉了。但凡自己再多用点功夫就能写完的,她一般就不用我帮忙。她从没有因为自己想偷懒,给我布置“作业”。这一点我在帮忙中能感觉出来。所以尽管我断断续续“帮忙”一直到她上初一,但次数并不是很多。印象中除了刚开始那阶段多些,后来差不多平均每学期只有三四次。

  现在有人呼吁给中小学生布置个性化作业,但几乎没有哪个老师会这样去做。不仅因为那样比较麻烦,更是因为很多人根深蒂固地认为那样不应该。如果哪个孩子胆敢去对老师说我掌握这些内容了,可以少写一些。老师肯定会说,大家都在一个班,凭什么你可以少写作业——学习是苦役而不是福利,少写就是“占便宜”了——这些垃圾观念就这样被灌输进孩子心里,同时也进入学生的观念中。如果真有哪个老师同意某个同学少写,别的同学也会起来反对,凭什么照顾他。

本文由云顶娱乐游戏平台官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3.暴力作业就是“教育事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